心有牵挂,梦不醒

【睿津】【现代AU】情人结

其实呢是枫哥昨晚的一条微博引发的脑洞,写RPS的话两人演员身份特殊,求不得自由来往,所以还是决定写一个摄影师x吉他手的故事,祝天下情人成眷属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世上求而不得的人那么多,还不是都得受着,一辈子挺一挺也就过去了。我已经做好了挺一辈子的准备,但是你回来了。
——丁墨

明天是情人节。他一单身狗本对这节日没什么兴趣,但是情侣们感兴趣,明晚的餐厅肯定是坐满一对又一对的,各各心怀叵测,正是大赚一笔的好时机,他自然也要跟着感兴趣了,只不过感兴趣的东西不同,人乐他也乐嘛,这是他言豫津的人生态度。

可是今年这煮熟的鸭子眼看就要飞走了。

“豫津~豫津哥~我明晚打算求婚啦~你就放我这一天假嘛~钱可以以后再赚,人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啊呜呜呜呜……”

言豫津被穆青软磨硬泡的没办法,只能随了他,今年情人节咱就不去当BGM了。

目送穆青一蹦一跳的出了餐厅,言豫津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背上吉他准备回家。

开春时节,天气变幻无常。上午还艳阳高照,过了中午却妖风四起,晚上的寒意就更重了。言豫津只穿了一件薄外套来,出了餐厅的门,冻得他直跳脚。他看着夜深的路上依旧有一对对相互依偎着取暖的小情侣们,心中是好生羡慕。正羡慕着呢,手机响了。这大晚上的,还能有谁?

“哟,大摄影师……”

萧大摄影师一年前接了个大单子,去湖南取景了,今天下午才回来,只是他已出门上班,去不了车站接萧景睿,只能打电话致歉。

“豫津啊,早上微信里叫你出门的时候多带件衣服,今天要降温的,是不是没听,现在冻傻了吧?”

得,合着是来看笑话的。“萧大公子您就别说风凉话啦,下次听你的。”

言豫津这一服软,萧景睿是一点办法没有。“你等我一会儿,我就快到了。”

听着电话另一头气喘吁吁的声音,想必是走路走得急,赶来接自己呢。

言豫津心中一暖,偷偷笑着挂了电话,边刷微博边等萧景睿。

刷呀刷,都是些抱怨着明天自己将会如何被虐被闪的,这其中还有两小时前萧景睿发的一条。

“灯泡常明!彻夜犬吠!这个节咋过。”

言豫津盯着萧景睿的自拍恍了神。

这句看似逗趣的自嘲背后藏着怎样的酸楚,他是再明白不过了。

他有时会拿来萧景睿的手机刷他的朋友圈,因为大多是同龄的同学和朋友,所以多半是在晒老婆晒娃的,每一条这样的朋友圈都有萧景睿的赞,他知道萧景睿是真心的祝福和羡慕。

要问他为何什么都知道,因为他和萧景睿实在是同病相怜。他从会走路的时候就认识萧景睿了,两家的家长都是政治界有头有脸的人物,可偏偏他俩就对政治一点兴趣没有,都一心向往着艺术殿堂。可这搞艺术的行业,就是怎么也入不了世人的眼。工作不稳定,没房没车,还常常四处漂泊,问谁家的姑娘也不愿嫁给他们这样的,但被家人催得紧,他们又不愿意接受家里施舍给他们的所谓娶媳妇儿的资本,心里自然是难以言说的苦痛。

萧景睿经常梦见他和言豫津年轻的时候,合租一套市中心的小公寓,一个天天玩着单反拍照,一个天天拨着琴弦作曲,两个志趣相投的文艺青年无忧无虑地享受着天伦之乐,是他萧景睿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。

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,现实硬生生地横在他们面前。

穆青曾打趣过他们,说你们俩就凑活着过吧。

当时萧景睿无助地看着言豫津,言豫津只是打了穆青一下,叫他别胡说。

是啊,这终究是异想天开。

萧景睿知道自己没法给言豫津他想要的生活。

想到这里萧景睿又叹了口气,过了拐角,看到言豫津站在他上班的餐厅前盯着手机发呆,跑过去给他裹上羽绒衣,脖子伸长看言豫津在看什么。

“哟,看我照片呢,想我了?”

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,言豫津从思绪中回过神,偏过头只看到离他咫尺的放大的脸,脸上还带着邪魅的笑容。身体因为那人温暖的怀抱而热了起来,脸也是上升到自己都难以置信的热度,平时巧舌如簧的言豫津此时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,只愣愣地望着萧景睿。

萧景睿看着无辜的睁着大眼盯着他的言豫津,觉得他可爱的紧,把他搂在自己怀里往自己身边带。“走啦,回家再给你好好看我哈。”

言豫津的小拳头不轻不重的砸在他的胸口,“谁要看你!”

萧景睿只笑得温柔。

在言豫津眼里,萧景睿是完美的,所以他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他。即使现在断袖之情在世上已有逐渐被认可的趋势,但言豫津还是不敢有这样的想法,全然不知自己平时一贯的自信只在萧景睿面前变成了自卑。

回到公寓,萧景睿给言豫津倒了杯热水,自己坐在旁边翻看单反里的照片。

“大摄影师,这次去湖南一年之久,收获如何呀?”

萧景睿认真的回答说:“够咱们一年的粮食!”

言豫津摆摆手说:“得了吧,把这些钱拿去娶个媳妇儿才是真的。”

萧景睿的笑容渐渐消失,低头不语。

“景睿啊,你说,这单身吧总有单身的原因,你是因为什么一直单着呢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来给你分析分析,”言豫津放下茶杯,抢过萧景睿手里的单反让他专注,“这第一种吧,是眼光高谁也看不上,第二种吧是喜欢的人不喜欢你,第三种吧是喜欢你的你不喜欢,你是哪种?”

萧景睿边听边剥桔子,听言豫津说完塞了一瓣到他嘴里。“第二种。”

“第二种?!萧大公子,你几时有喜欢的人了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萧景睿又塞了一瓣桔子到言豫津嘴里,“你呀,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。”

言豫津缠着他不放,“你有事瞒着我?哼!”

萧景睿把剩下的桔子都塞到言豫津手里,拿回自己的单反取出内存卡,把照片都传到电脑上。“吃完桔子早点儿睡吧,我也有些累了。”

言豫津还想问,却被萧景睿一个看似温柔实则狡黠的眼神给吓了回去,生怕萧景睿要像上次那样强行把他抱回床上。于是,憋着一肚子问题的言豫津只能乖乖去睡觉了。

因为第二天休息,节日也和他单身狗没什么关系,言豫津一觉睡到了中午。饿坏的言豫津起床觅食,发现萧景睿似乎已经出门了。

言豫津随意拿了两片面包坐到沙发上,迷迷糊糊之中差点坐到了萧景睿的单反。哟,这家伙的单反怎么不收好?要知道,平时萧景睿给言豫津看他的大作都是在电脑上展示的,从来不给言豫津看他的单反,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似的。俗话说好奇心害死野猫,言豫津动了歪念头,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秘密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也不告诉的。

萧景睿昨晚等照片传进电脑等着等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,早上醒来之后发现言豫津还在睡,也不忍心叫他,寻思着出门买点菜给言豫津做顿大餐,也算是情人节两只单身狗的安慰了,晚上言豫津多半还要去餐厅唱歌呢。在超市里逛得忘了时间,到家已经中午了,想必言豫津那家伙也该被饿醒了。

只是萧景睿一进家门,就看到言豫津独自捧着他的单反出神,他心想:坏了。

“豫津……”

“景睿……”

两人同时开口,萧景睿示意言豫津先说。

“这……是你什么时候拍的啊……”

照片上的少年还带着未脱去的稚气,坐在阳光里,一手抱着吉他,一手握着笔谱曲。

言豫津知道萧景睿习惯把照片传进电脑后就把原件删掉,而今天他才发现,原来还有一张,想是一直都存着的。

言豫津不敢往下想,但结论已显而易见。

“景睿,”言豫津鼓起勇气走近沉默不语的萧景睿,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萧景睿艰难地抬起头,没想到眼前的小人止不住的微笑,一步一步靠近自己,却在即将触碰之际停了下来,眼里噙满了泪水。

“可我觉得我配不上你……”

“胡说什么!”萧景睿不敢相信在外动如脱兔自信满满的言豫津竟会有此言,“你怎会这样想……我一直不告诉你……是因为我没法给你你想要的……”

言豫津当即明白了萧景睿的意思,咯咯笑着抱住萧景睿的脖子。

“傻瓜。”

这么多年,你竟看不出来我想要的是什么?

是你,一直是你,只有你。


评论(5)
热度(38)

© 蓝缕_ | Powered by LOFTER